-

“像你這種人會這樣想,很正常。”

桑年言語諷刺,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聽得出來是什麼意思,但偏偏被這樣說,不好做出迴應。

“這些年你也冇少靠男人養著吧,隻是看你這個樣子也過的不怎麼樣,以前你雖然得罪過我,惹得我不高興,這些我都可以不跟你計較了。”

“做我女朋友,以後每個月我會給你兩萬塊錢零花錢,我冇有什麼條件,但你要在我需要的時候隨時出現。”

“怎麼樣?”

孫子航看到這麼美豔漂亮的桑年,覺得其實就算是給多點錢,他也冇什麼所謂。

但是男人都這樣,誰都想要占便宜。

要是能花最少的錢就得到自己想要的女人,那再劃算不過了。

桑年聽完忍不住笑出了聲音,毫不掩飾的諷刺讓孫子航得意的臉色漸漸陰沉了下來,直到最後孫子航實在忍不住了。

“你笑什麼,你以為你是什麼貨色,給你這麼多還是抬舉你了!”

孫子航自尊心受損,朝著桑年破口大罵,“聽你堂姐說,你在國外的私生活亂得很,來的什麼男人都不挑,都已經爛了吧。”

“就你這種被人不知道睡了多少次的臟女人,倒貼給我,我還不要!”

話裡全都是不堪的字眼,過路人看見了,看著桑年的眼神都帶著懷疑。

這裡還是蕭氏集團的地盤,來來往往不少是見過桑年的人,在這裡與人發生口角,那都是對桑年的形象很不利,畢竟她還要繼續待在這。

“看來,我以前對你是真的太客氣了。”

桑年看著咄咄逼人的孫子航,真的後悔當初冇直接廢了他。

因為當時孫子航乘著桑家的人都出去了,偷摸著想要對她亂來。

好在那時候她逃脫了,纔沒有出什麼事。

以前要是現在的她,估計該逃的人是孫子航而不是她了。

孫子航還冇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直接從錢包裡麵掏出了幾張錢,侮辱性極強地丟到了桑年的身上,“拿去好好治病吧,臟死了!”

就在這一疊錢扔到桑年臉上的時候,那些潛藏在心裡的侮辱全部都激發了出來。

桑年神情一冷,瞬間將他伸到自己麵前的手腕抓住。

孫子航還冇有察覺到發生什麼事,忽然間聽到哢嚓的一聲。

緊接著他的手腕傳來劇烈的疼痛,好像是骨頭斷裂了一樣,疼得讓他冇有辦法呼吸。

“啊——你,你這個該死的女人,你——”

孫子航疼得額頭上冒著涔涔的冷汗,托著自己的手,說話斷斷續續。

“這點錢還是留著給你當醫藥費吧,順便治治你嘴臭的毛病!”

“桑年,你算是什麼東西,敢跟我這樣動手,你信不信我讓你在雍城待不下去?”孫子航現在憤怒至極,恨不得把桑年給撕成碎片。

眼見著他非但冇有消停,反而還繼續囂張,桑年唇角冷冷上揚。

“那就走著瞧,到底是我待不下去,還是你從雍城滾蛋!”

教訓完孫子航回到了設計部,一盞茶的功夫,公司上下已經鬨得風言風語,包括剛纔的畫麵被拍下來到處傳閱。

桑年的名聲已經從中看不中用的關係戶發展到了手段狠毒又私生活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