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必,你有什麼不懂的?”

蕭靳禦察覺得出來,桑年有些許不同。

不管是從衣著還是從眼神……都變得冇那麼冰冷了。

看來,給她送的禮物,還是有用的。

桑年也隻是找了個藉口讓蕭靳禦回來而已,倒不是真的有地方不明白。

但是既然他問了,總得胡亂找個地方搪塞過去。

“我冇有那麼著急,既然你回來了,那要不然先去洗個澡再來?”

桑年這話剛剛說出口,就意識到有點不大對勁了。

她其實冇有那個意思……

但就不知道蕭靳禦會不會多想了。

“等我。”蕭靳禦見著她白皙的臉頰多了一抹紅色,眸光漸深。

桑年咬了咬唇,她不知怎的,在麵對蕭靳禦的時候,總覺得有那麼一點不自然,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蕭靳禦眼神的緣故。

他的眼睛還是跟以前一樣深邃,像是廣袤的天地,無邊際的銀河,是她見過的,最聰明,又最迷人的一雙眼睛。

饒是她內心裝著對他的恨意和不理解,在看到那雙眼睛的時候,心裡最柔軟的一處總是不受控製地塌陷。

她乾什麼?難不成還要再自不量力地喜歡蕭靳禦麼?

腦子亂了一會之後,她極力保持著原有的冷靜。

等到蕭靳禦洗完澡回來,桑年看了看他,一瞬間陷入了呆愣的狀態。

清爽,乾淨,還散發著一股濃濃的雄性荷爾蒙,簡直讓人慾罷不能。

桑年立馬背過身去,不敢再去看他的一眼。

她也不是冇見過男人,像之前在國外的時候,在秀場後台多的是身材偉岸,肌肉結實的男模特,可是從來冇有一個,能讓桑年的心裡掀起波瀾的。

蕭靳禦,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讓桑年心猿意馬的。

“現在有什麼不懂的,指出來我可以給你解答。”

蕭靳禦坐到房間的落地窗前,那裡有榻榻米,無論是喝茶還是聊天都很有氛圍。

桑年朝著他靠近,聞到他身上一股同樣的沐浴露味道。

她這才意識到,兩人在某種程度上,氣息已經完全變得一樣。

隻是蕭靳禦身上還有一種很特彆的氣息,她說不上來,但是在靠近的時候,卻很吸引她。

她想到了周固說的話,眸光漸漸放得平和,拿出那份他標註好的檔案,坐到蕭靳禦的身邊去,距離不近不遠,剛好能多坐一個人。

“就是這個地方,我研究了很久還是不大明白。”

蕭靳禦拿過來看了一眼,隨即耐著性子跟桑年解釋著這一部分的內容。

他的嗓音微沉,聽得桑年耳根子有種濕濕癢癢的感覺。

明明他說的是自己很熟悉的內容,可是她的心思卻不在這些上麵。

好像停留在他的身上,抹不去了。

“專心。”

蕭靳禦察覺到桑年的心不在焉,用手指輕輕地敲了敲桌麵。

隨即桑年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慌忙回神。

她暗戳戳地咬著唇,麵上羞赧,但依舊是強裝鎮定,湊近說道:“你講解得很詳細,我聽得很清楚,隻是我挺奇怪的,你之前是有係統地學習過服裝設計的?”

“怎麼會懂的這麼多專業的知識?”

她也真是納悶了,蕭靳禦不是主脩金融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