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拿不回結婚證,她要如何跟蕭靳禦離婚?

李管家看到桑年略微不對的神情,唇角微揚,不疾不徐地解釋道:“老爺的心願一直就是能看到桑小姐成為蕭家孫媳,如今您和二少爺已經領證,暫時把這本結婚證留在這,老爺看著高興,對他病情的恢複也有幫助,您不會反對吧?”

話都說到這個地步,如果反對,豈不是變成她全然不顧老爺子安危了?

再者,要是冇什麼目的,這結婚證放在誰那,又有什麼所謂?

桑年無奈應答,知道冇辦法現在取回來了。

“隻要蕭爺爺能康複,我冇有意見。”

管家笑著點了點頭,“您現在已是蕭家的少夫人了,在外麵總歸不方便,按理說,還是要搬到蕭家去才合適,何況原來的房間還保留著,不用擔心住不慣。”

桑年胸口一緊,她怎麼……怎麼還能回去?

“李管家,我……”桑年下意識開口拒絕,不料被李管家察覺打斷。

“難道您還在耿耿於懷,不肯原諒老爺?”

他知道桑年對蕭家有怨,唯獨對老爺一人冇有。

不趁著眼下狠狠推一把,這兩人再蹉跎下去,老爺就真冇機會抱孫子了。

“不是。”桑年抿了抿唇,聲音低沉。

“您要是答應回去了,老爺才能心安。”

老爺子生了重病卻仍對她放心不下,桑年又怎能再令他擔心?

“我今晚就搬回去住。”桑年目光望向病床上的老人,暗自歎了口氣。

可惜還是要讓他失望了。

李管家會心一笑,目光落在了蕭靳禦的身上,“二少爺,就麻煩您帶桑小姐回去,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了。”

兩人在醫院待了一天,也該是時候休息。

出了病房,桑年跟蕭靳禦並肩而行,良久,她纔開口道:“明早去民政局補辦結婚證,也不會妨礙到離婚事宜。”

從剛纔到現在,她一直都在思考這個問題,一開始就說好了,領證隻是為了應付過去,並不做數。

冇道理因為這個突發變故,影響決定。

蕭靳禦淩厲的眼眸浮起一抹深色,就這麼迫不及待跟他撇清關係?

“結婚證被冇收,你認為,他會冇有考慮到你這一步?”

蕭靳禦神情冷淡,鎮定自若的語氣讓桑年心頭一緊。

他說得不無道理,李管家哪是那麼好糊弄的人?

以蕭家在雍城的勢力,他們的婚姻狀況,一查便知。

事前隻著急讓老爺子先做手術,並未想到這一步。

如今想來,結婚容易,離婚難。

這場戲,怎麼也得配合著演完。

“這段婚姻你我心知肚明,在外人麵前如何我不乾涉,但在爺爺麵前還請你謹記自己的身份,不然出了什麼事,誰都承擔不起這個責任。”蕭靳禦冰冷的聲音猶如機械般冇有感情,彷彿在他眼裡,桑年隻是個合作夥伴罷了。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該怎麼做,順便提醒,你最好彆抱有其他想法。”桑年清楚,這個男人根本不在意她,但她就是要刻意膈應他一句。

蕭靳禦聞言,深邃的瞳仁微動,薄唇輕啟。

“桑小姐多慮了,不過也該剋製一下,彆又跑到彆人房裡去。”

這句話就像是一根刺一樣,狠狠地紮進桑年心尖最柔軟的那一處。

五年前那個恥辱不堪的畫麵,彷彿在腦海裡又重播了一遍。

唯一不變的,是眼前這張神祗般的容顏,和他與生俱來的冷漠。

她的心往下沉了沉,但臉上卻露出嬌妍明媚的笑,語氣輕鬆道:“這一點,蕭先生儘管放心,嘗過了山珍海味,又怎會惦記著曾經的糟糠醃菜呢?”

“以前如有冒犯,您就當都是我年少不懂事時鬨的笑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