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雅的臉上還是帶著笑容,溫溫柔柔的樣子,當真是一副純潔無害又冇有心機的樣子。

“好不容易讓我走,又讓我回來,今天的家宴,怕不是鴻門宴吧?”

桑年邊說邊看向了一旁悶不吭聲的蕭洛雅,語氣漸漸冰冷。

“你希望這是鴻門宴嗎?”孫雅說道。

“這是我能決定的?”

就在這時,蕭夫人看見他們在聊天,上前說道:“我買了一套新的茶具,待會拿出來用吧,桑年,你來的也正好,你之前不是學的設計嗎?也一起過來吧。”

桑年看了一眼依舊是笑得人畜無害的蕭夫人,冇有多說什麼,跟著上了樓。

到了樓上,蕭夫人拿出了一套英式茶具,從外觀和顏色來看,的確不錯。

以桑年對蕭夫人的瞭解,就她這個人絕不可能隻是簡簡單單讓她來品鑒茶具而已。

尤其是她上去的時候,蕭洛雅跟孫雅看她的眼神有些許不同,讓桑年不由得提高了一點警惕。

“桑年,以你的眼光,覺得這一套茶具怎麼樣?”

蕭夫人忽然溫柔地看向了桑年,像是個充滿慈愛的長輩,對小輩關心和憐愛。

“無論是從品相還是材質來看都是上乘。”桑年回答道。

“那這樣的話,就送給你如何?”

“謝謝蕭夫人厚愛,這套茶具還是您留下吧。”

桑年並不想要收蕭夫人的東西,隻好謝絕她的好意。

“我知道我們之前有過誤會,你不肯收我的禮物,不會還是對以前的事情耿耿於懷吧?”

蕭夫人特意提起之前的過往,雖然臉上還是帶著淺淺的笑容,但是卻令人覺得很不舒服。

“蕭夫人真是多慮了,之前的事情已經是過去了,對我來說也不算是什麼大事,隻是君子不奪人所好,好意心領就行了。”

桑年麵色如常,即便蕭夫人提起了之前的事情,那也是雲淡風輕,毫不在乎,並且舉手投足之間也是顯露出大方得體,瞧不出半點小家子氣。

“人家現在跟著二哥,都敢去全雍城最頂尖的高奢場所了,這套英式茶具雖然是精美,價格不菲,但是以她今時今日的身份自然是配不上的。”

蕭洛雅說話還是跟之前一樣陰陽怪氣的,似乎不酸桑年幾句,會感到渾身不適。

“彆這麼說,我相信她不是那種人不是,”孫雅在旁邊裝作老好人的樣子,邊說邊走到了桑年的跟前,“你這身上穿的衣服倒是挺特彆的,是在哪裡買的,我怎麼好像冇有看過這個牌子啊?”

她的聲音溫柔,聽不出有任何攻擊性。

桑年身上的衣服都是自己設計定製的,自然是找不到品牌。

“不是什麼品牌。”桑年回答道。

“我很喜歡,讓我仔細看看。”

可就在此時,蕭晟甫也不知道從哪裡出現,突然叫了一聲孫雅。

孫雅應聲倒地,竟然露出痛苦的表情,捂著自己的肚子冒出冷汗。

“桑年,你……你怎麼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