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小寶從手術室裡麵出來,桑年才發現小寶的小腿部分全部都用繃帶給固定,聽醫生說他從上麵摔下來,不但是弄傷了皮肉,而且還有輕微的骨折,這段時間都要小心注意,防止傷口更加嚴重。

“媽咪,你彆擔心我,我一個男子漢的,磕磕碰碰不是很正常嗎?而且隻是摔傷了腿,又不需要截肢,你不需要用這樣的表情看著我的。”

小寶臉色雖然不好看,但是說話的語氣還是那麼輕鬆調皮,好像就是一點小擦傷而已。

桑年被小寶這麼懂事的樣子弄得有些受不住,明明他可以哭的,可以求抱抱的,但是為什麼要這樣子逞強?他還隻是個孩子而已,可以軟弱一點的。

“這段時間媽咪都會陪在你身邊照顧好你的,你有什麼需求,媽咪都會聽你的,等你好了之後,你想要去玩射擊遊戲,還是做什麼,我都聽你的,好不好?”

也是在經曆這些事情,桑年才知道自己這一段時間對小寶有多麼不負責,小寶會在周固家裡麵摔倒,最大的原因還是因為自己冇有照顧好。

“媽咪真的不用感覺到愧疚,是我自己的問題,跟其他人冇有任何關係,而且我這麼小,很快就能恢複正常了,不過媽咪要是能一直陪在我的身邊就好了。”

小寶說了那麼多,其實還是不希望自己的事情給桑年帶來麻煩,畢竟他也清楚,媽咪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事情要忙,他怎麼可以不懂事,給媽咪增添負擔。

本來媽咪就過的很不容易,不是嗎?

桑年看小寶越是這麼懂事,她心裡麵越是有點受不了,從以前到現在就是因為小寶很懂事,所以她纔將很少的精力放在孩子的身上,覺得他能夠自己照顧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