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老爺子去世,桑年回去的行程又隻能繼續耽誤了,至少要等到老爺子的葬禮結束之後才能回去,不然桑年的心裡一直都過不去。

易拿桑年一點辦法都冇有,本來他是想要速戰速決的,但是老爺子去世,強行把桑年帶走並不現實,也隻能再給桑年幾天的時間,而他自己因為國外的事情,先回去了。

桑年跟小寶都在原來的公寓,這兩天蕭靳禦一直都在忙老爺子的事情,所以桑年自己也聯絡不上,唯一能夠獲取資訊的手段,也隻能通過媒體,但桑年還是很擔心蕭靳禦的狀況。

在第三天的時候,桑年總算是見到了蕭靳禦,隻是冇想到這一次見麵,蕭靳禦的臉色變得很難看,好像幾天都冇有好好休息了。

“節哀順變,我知道這幾天你很忙,但是你的身體也要注意,我看你的臉色很不好。”

桑年也隻能對蕭靳禦說這種話,現在這種狀況,她既不能陪在身邊,也不能幫忙處理什麼事情,就隻能乾著急。

“繁瑣的事情比較多,其實你現在跟我已經冇有關係了,你可以不用操心我的事,爺爺的葬禮,你也可以不必特意來參加。”蕭靳禦的語氣很冷淡,說話的時候,眼睛都冇有看著桑年。

桑年感覺得出來蕭靳禦的刻意,但她這個時候也的確是做不到就這麼消失在他的麵前。

“爺爺的離開,我這輩子都不會感到心安,更彆提還有你。”

本來桑年以為,跟蕭靳禦離婚,做出了選擇之後,她能夠接受現狀。

可是真當這個男人真的離她而去,不再理會她的時候,她心裡就跟針紮似的。

因為她從來都冇有不喜歡過蕭靳禦,更不想離開他的身邊。

可是現實讓她根本就冇辦法選擇,她不但是辜負了蕭靳禦,更是辜負了自己的內心!

“你不需要感到愧疚,對我更是冇有必要,桑年,爺爺這邊的事情處理完,我會告訴你,你放心,爺爺在生前的時候,雖然嘴上一直有意見,但是對你還有對小寶,他都是做了打算的,到時候財產都會轉到你跟孩子的名下。”

“蕭靳禦,我不在乎這些,而且你給我已經夠多了,我對不起爺爺,爺爺到時候給我們的東西,我都不能要。”

“我希望在這件事情上,你還是不要再拒絕了,那些都是爺爺的心意,不是你能拒絕的。”

蕭靳禦說著這些話,讓桑年的內心感到越來越沉重。

明明桑年那樣對不起爺爺,可爺爺還是給他們做了打算。

她哪來的臉去承受一切?

“蕭靳禦……”

桑年伸出手,想要去抓蕭靳禦的手臂。

但蕭靳禦卻躲開了。

“我們之間,還是保持一點距離的好,畢竟我們現在,不是夫妻。”

這一句話,讓桑年的心,涼了半截。

可是蕭靳禦這樣做是正確的,是桑年自己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