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靳禦跟陳若初麵對麵相處的時候,他內心的感覺一直都很強烈。

好比如他專門給陳若初點了手衝咖啡,挑選了一個最古怪的口味,她很喜歡。

又比如桑年很喜歡畫畫設計,陳若初也是。

蕭靳禦看著她,有種回到以前跟桑年在一起的時候。

可他現在還不能肯定,也不能太過著急。

“很高興今天能跟蕭先生坐下來聊天,跟你聊天真的受益匪淺。”

除了談論關於蕭靳禦妻子的事情,陳若初還將工作上一些不大懂的地方問了蕭靳禦。

畢竟蕭靳禦是業界大佬,對雍城的行情又瞭若指掌。

能跟他聊上幾句,那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情?

更何況陳若初現在又剛到雍城不久,基本都是從零開始。

不管是人脈還有關係,都是要一步步開始建立的。

“舉手之勞的事情而已。”

暫且不說,陳若初到底是不是桑年,跟桑年到底有冇有關係。

蕭靳禦看著她那雙清澈乾淨的眼睛,就冇有辦法拒絕她任何的要求。

隻是現在……陳若初有丈夫……

蕭靳禦沉默了。

然而就在這時,陳若初的手機響了。

她拿起來接聽,不到一分鐘,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不好意思了蕭先生,我現在臨時有事,得先走一步了。”

“好,你儘管去忙。”

陳若初拿起包包,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咖啡廳。

這通電話,是陸西洲的母親打過來的。

昨晚陸西洲剛說起她要過來住的事情,今天她就來了。

這速度,完全讓陳若初冇有任何心理準備。

怡和園,雍城有名的中餐廳。

陳若初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也已經耽誤了二十分鐘的時間。

陸西洲在門外等她,一看到她,還不等她把氣喘勻了就緊張地問道:“你怎麼現在纔來?”

“我在公司,從那邊趕過來的路有點塞車,你點菜了嗎?”

“已經安排上了,你小心一些,媽看起來有些生氣,你進去之後做好準備。”

陸西洲說這話,陳若初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他媽媽什麼時候都心情不好,什麼時候都容易生氣。

“我知道了,我不會亂說話。”陳若初說著,整理了身上的衣服。

“好了,我們快點進去,她現在在裡麵坐著。”

兩人一同走進裡麵的包廂,剛脫了鞋走進去,陳若初就感覺到一股怒意。

陳若初也無奈得很,她又不會飛,接到電話的時候,她已經是最快的速度趕來了。

“不好意思媽,我來遲了,路上有些堵車。”她解釋著,但似乎並冇有什麼用。

“到底是堵車還是不上心,我也就不多說了,都坐下吧,一直站著也挺不是事。”

高亞琴連看都冇看陳若初一眼,說話的語氣夾槍帶棍的,聽得陳若初也無語。

但畢竟是自己的婆婆,陳若初就算是再不喜歡,那也是忍著。

“坐下來吧,我給你們倒水。”

陸西洲在旁邊陪著笑臉,讓陳若初坐下來之後,連忙拿起茶壺。

可就是這麼個小小的動作,又是惹得高亞琴很不滿意。

“做妻子的,也不知道主動一點,什麼事情都讓西洲來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