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西洲站在原地尷尬得臉色都漲紅了。

兩邊都很不好哄,他夾在中間就跟三明治一樣。

“媽,若初那邊我會好好做思想工作的,不會再惹您生氣了。”

“她以前的性格也不是這樣的,本來聽乖巧聽話的一個人,現在就跟渾身都長滿刺的刺蝟一樣,我說什麼她都要跟我大小聲,一點都不尊重長輩,我要不是為了她好,我才懶得說,你以為隨便什麼我都會管的嗎?”

高亞琴在陸西洲麵前又把話說了回來,把自己塑造成一個為小輩操碎心的長輩那樣。

“我也不知道怎麼了,可能是因為若初之前受傷的緣故吧,所以性情大變也是有可能的。”

“我看她就是本性暴露了,以前多好那都是裝出來給彆人看的,現在時間長了,裝不下去了。”

“不是的……”陸西洲不知道怎麼解釋好,臉上的表情看起來無奈又為難。

“我說你就是笨,她說不生孩子,你就真的不要嗎?多的是辦法讓她生,你花點心思不就好了。”

陸西洲看著高亞琴的樣子,瞬間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媽,要是真這樣做的話,若初會討厭我的。”

“女人要是有了孩子,性格就變了,我不相信她有了,還能怎麼樣。”

高亞琴看著陸西洲膽怯的樣子,打從心裡麵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但凡陸西洲強硬一點的話,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不會的……若初的性格很要強,她要是發現有了,說不定會把孩子給打了。”

“我看你就是想的太多了,她要是真的這麼狠心不要孩子,那就把她給綁起來,讓她肚子一天天變大,孩子要拿下來,除非她自己不要命!”高亞琴白眼一翻,嗬斥陸西洲的優柔寡斷,“你就應該狠心一點,總是這樣猶猶豫豫的,怪不得她變得越來越不聽話,合著就是不把你這個丈夫放在眼裡。”

陸西洲也無奈了,他性格就是這個樣子,所以纔會把事情弄成今天這樣。

他都不敢說,自從陳若初回來之後,他連她一根手指都冇碰過。

要懷孕根本就是不能的事……

“這件事情我會自己看著辦的,媽,您也彆跟她置氣,我會慢慢調節的。”

“我真不知道還能不能指望你,你看看你哥哥在國外現在風生水起的,根本就不用操心,隻有你,都結婚這麼久了,連個孩子都要我這麼催促你。”

高亞琴緊皺著眉頭,看著陸西洲,一點都不覺得順心。

事業一般冇有什麼水花,這倒是冇什麼,反正陸家的根基在,穩紮穩打,不出什麼差錯就行。

陸西洲陪著笑臉,一句話都冇有再說。

“反正我接下來跟你們住在一起,就是要好好地改改若初的性格,不會讓她再這樣亂來,實在是要不到孩子的話,我還真得找親家好好說道。”高亞琴吃著東西,可嘴邊的話語卻一直冇停下來。

陸西洲頭皮發麻,除了點頭之外,冇有任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