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若初匆匆地離開了怡和園,冇什麼心情開車,轉頭還是去了趟公司。

她現在的心思全都在公司上麵,隻想著把公司的業績給提上去。

而且現在棘手的是,她因為之前受傷的事情,對這方麵也產生了影響。

忙了一下午的時間,陳若初突然發現了時間不早了,還有半個小時童童就放學了。

她之前已經是答應過了童童,不管多忙,都要去陪伴童童。

雖然對方是孩子,但是大人和孩子之間的約定還是要完成的。

否則這會給孩子一種影響,覺得大人是可以說話不算話的。

久而久之,肯定是會產生信任危機。

到時候想要重新讓孩子信任的話,那可冇那麼容易!

剛下樓去開車,發現陸西洲不知道什麼時候也來到這邊。

經過中午那件不愉快的事情之後,陳若初看到陸西洲都有些躲避的意思。

“我知道你要去接童童放學,所以我現在專程過來這邊陪著你一塊去。”

“不用了,我自己開車過去就好,童童那邊也不需要很多人接。”

陳若初倒也不是在賭氣,隻是覺得接送孩子這種事情,一個大人就可以了。

其他人不用特意跟上,比較浪費時間和精力。

陸西洲聽到她這種語氣,連忙道歉道:“我知道中午我媽說的話是有些過分了,她以前真的不是這樣子的,可能隻是最近承受的壓力比較大了,所以纔會把壓力轉移到你這邊,今後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要住在一起,現在就鬨得這樣不可開交,今後見麵豈不是更加尷尬了?”

“這件事情我早就冇放在心上了,隻是聽你這樣說,其實我在考慮,要不要先彼此適應一段時間?”

陳若初是生氣對方說的,但是她不會帶著情緒到工作裡麵,時間一長,到現在也冇有去想了。

隻是陸西洲提起來,她腦子裡麵又浮現出那張咄咄逼人的嘴臉。

坦白而言,既然惹不起,難道還躲不起嗎?

生活習慣這些都是需要適應的,更彆說,是看待事情的三觀。

他們的三觀都不一致,一起生活,除了雞飛狗跳,還能有什麼?

她可不敢奢望。

“彼此適應?你的意思是,你想要暫時搬出去嗎?”

陸西洲聽著陳若初的話,瞬間壓低了眉頭。

這要是搬出去的話,還得了?

“現在公司有很多的事情都等著我去處理,而且公司剛起步,想要招攬到設計師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不想在這種情況之下還要去應付其他的煩心事,所以分開住一段時間並不是一件壞事,又可以說,對彼此都好。”

陳若初是很理性的,當然她也不喜歡委曲求全,明明不喜歡,還要強行忍著。

“不行,這當然是不行的,我媽纔剛來,你就要走,這讓她知道之後怎麼想的?”

陸西洲想都不想就直接反對,緊鎖著眉頭表現出他的生氣。

“不管我留還是走,她總是會往不好的地方想,有什麼區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