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征開著陳若初的車送她回去,一路上他總是會忍不住想要側目去看她。

“唐特助,要不然我來開車吧?”

陳若初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看到他這樣頻頻側目,心裡麵多了一些擔憂。

好像這樣子的開車方式,比她自己回去還要更加危險……

“咳咳,不好意思,陳小姐,我現在專心開車。”

唐征也不是故意要這樣看著陳若初,實在是因為陳若初跟桑年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他也不奇怪蕭靳禦這段時間跟魔怔了一樣,任何人看到陳若初都會有這樣的想法。

“是不是還在覺得我跟蕭太太很像,所以多看了幾眼?”陳若初直言不諱。

“雖然把您當成其他人很不禮貌,但是的確很像,不管是從眼睛鼻子嘴巴,還是身高體型來看,都像是同一個人。”唐征也很想知道,這到底是不是,雖然調查的資料顯示她有獨立的身份,但是這透露出來種種資訊,實在是讓人很難不懷疑。

“很抱歉,我真的不是你們想的那個人,我也是最近這段時間纔來雍城,以前都是在安城生活,而且我有丈夫了。”陳若初對自己的身份堅信不疑。

“這一點我清楚,弱弱地問一句,您跟您丈夫的關係如何……”

“唐特助……”

“不好意思,我知道這第一次見麵問這種事情好像太**了,您要是介意的話可以不回答我,冇有關係。”唐征就是太著急了,他很想多瞭解一下陳若初的事情,說不定能夠從蛛絲馬跡中知道點有用的資訊幫到蕭靳禦。

陳若初被問得也無奈了,抿著唇冇有回答。

仔細想,她跟陸西洲的關係的確不怎麼樣。

從她腦子空白開始到現在接收到的記憶,全都是陸西洲給她的。

但是對陸西洲這個人的感覺,她一直都覺得很陌生,不管對方對她多好,多熱情,她都無法敞開心扉去對待對方,尤其是在對方要跟她有肢體接觸的時候。

她覺得,她這樣可能是出現某種毛病吧,怎麼會有人對自己丈夫很排斥,對彆的男人又有不一樣的感覺?

到了家,唐征看著陳若初下車,將車鑰匙交給了她。

“唐特助回去的路上小心一點。”

“好的,陳小姐晚安。”

陳若初收好東西,轉身便走進了屋子裡。

客廳還亮著,她回去發現陸西洲跟和高亞琴兩人都板著臉。

這幅樣子,彷彿是要來興師問罪的。

陳若初抿著唇,還是象征性地打著招呼。

“我先回房間休息了,你們也是。”

“慢著,你都不說你去哪裡了嗎?”

高亞琴皺著眉看她,不停地給施加壓力。

“這是我個人的事情,我想冇必要彙報。”

“我剛纔去你們的臥室看了,床上就一個枕頭,你是不是一直都跟我兒子分房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