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藝和譚夢琪為了看桑年的笑話,費儘心思擠進秀展,萬萬冇想到有意外收穫。

蕭靳禦可是出了名的行蹤不定,想要見他的人那可是比登天還難。

她們兩人能見到,那可算是幸運直至,可惜的是離得位置有點遠。

“這蕭靳禦來的可真是剛好,待會就能親眼看到桑年出醜了。”

趙藝坐得端莊,不停地整理頭髮,在這樣的場合,萬一被拍到,都有可能上頭條。

“我朋友那邊我已經交代好了,這麼多的攝像機,她這回,可真的要出名了。”

“萬事俱備,就等開始了。”

趙藝拿出了手機,準備好隨時拍照。

譚夢琪相信蘇倪的辦事能力,而且進場之後,她就收到了蘇倪的好訊息。

她們這一次做了兩手準備。

第一手,是在桑年穿的衣服上。

為了讓衣服能夠在特定的時間掉落,她們專程選了絲滑的綢緞麵料。

當然,這是障眼法,讓桑年的注意力都放在衣服上,而忽略其他的問題。

第二手,就是桑年穿的高跟鞋。

此時秀展已經開始,伴隨著音樂響起,t台上的模特陸續展出新係列的衣服。

桑年穿著二十公分的公分踩著電入場,燈光灑落在她身上,她美得像是自帶濾鏡的仙人。

t台下不少人都對她的美貌和身材讚歎不已,完全忽略了她身上穿的衣服。

“怎麼從來冇見過這個模特啊,颱風很穩不說,還漂亮到這種程度……”

“太美了,她簡直就是藝術品,尤其是那雙眼睛,明亮璀璨,光彩奪目。”

“我敢肯定,她用不了多久就能紅起來!”

……

讚美聲絡繹不絕,包括蕭靳禦身邊坐著的人,也都毫不例外。

唐征暗搓搓地觀察著蕭靳禦的反應,怎麼感覺,老大不大高興……

難道桑年被人誇,他不開心嗎?

此時台上的桑年剛準備走到中間擺動作,忽然腳下一歪,她的高跟鞋竟然和她的腳分開了。

桑年的表情依舊是保持鎮定,繼續若無其事地向前走,而白皙細膩的腳背弓起一個完美的弧度,與另外一隻鞋子保持同等高度。

要是不仔細看的話,壓根看不出來她的高跟鞋掉出來,因為她的動作,表情,神態都極其自然。

在熠熠閃閃的鎂光燈下,桑年展示著身上的衣服。

衣服的風格較為性感甜美,她的表情也變得靈動俏皮,為身上的衣服增色不少。

桑年不知道的是,她僅僅一個眼神,就足以讓大半個雍成的人為之傾倒,無關男女。

就在眾人都被她的美貌所吸引的同時,還是有細心的人,發現了細節之處。

“天哪,她的鞋子什麼時候掉的……她怎麼還能保持這麼鎮定?”

“她也太專業了,碰到這種意外狀況還能這樣從容不迫地繼續走秀。”

看到桑年完全不被影響,趙藝和譚夢琪兩個人很默契地黑了臉。

“該死,這回非但冇能讓她出醜,反而還讓她出儘了風頭!”

專門設計這一招,現在怎麼有種給他人做嫁衣的感覺?

“她……她是怪物吧……”

趙藝看了許久,緩緩地說了這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