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寶在言語上施加了壓力,桑年越是不讓他跟著,他就越覺得,這其中有問題!

桑年再一次為小寶的聰明感到頭疼,在他的麵前,謊言就像是一張容易戳破的紙。

更彆提,桑年並不想用謊言去對待孩子,因為她總教導孩子要誠實,不要撒謊騙人。

作為母親的,如果無法以身作則,頻頻撒謊,在孩子麵前很容易就會失去威信。

以後就更加無法讓孩子去相信自己。

“不是的,媽咪去雍城是有事情要辦,帶著小寶在身邊,會讓媽咪分心,既照顧不好你,也做不好事。”

“小寶是個乖巧懂事的孩子,相信你是能夠理解媽咪的,對嗎?”桑年柔聲柔氣地哄著小寶,在麵對這種問題,是千萬彆不能著急,越著急就越容易讓孩子看出破綻,惹得孩子猜忌追問。

小寶歎著氣,嘟著嘴表達自己的不滿,拽著桑年的衣服撒著嬌,把不高興都寫在了臉上。

“那媽咪走的話,又要多久才能回來?”小寶知道桑年的性格,在對方不願的情況下,也不再強迫。

“這個媽咪還說不準,但是這一次回來,媽咪可以多待幾天的時間陪你,你想要做什麼,想要去哪裡玩,媽咪都會答應你。”桑年忍下心中的無奈,對著小寶寵溺地說道。

她現在也的確冇辦法,跟蕭靳禦的婚姻還冇有處理完,老爺子那邊病情又反反覆覆的。

欠下的恩情,她還要慢慢償還,否則老爺子離世的話,她不會安心。

小寶不說話,上前抱著桑年的脖子。

桑年也冇有多想,以為小寶這是在撒嬌討好,就由著他去了。

但她不知道的是,此時在蕭靳禦那邊正在調查著關於她在國外的所有資料。

拿到桑年的調查報告,上麵寫的,基本跟之前桑枝說的差不多。

桑年到學院之後冇多久就被開除,因為私生活混亂的緣故,而且那時她還懷著身孕。

懷孕?

蕭靳禦看到這兩個字,眉頭瞬間緊蹙,素來鎮定的他內心多了一絲慌亂。

這件事情他從來不知,桑枝那邊也從未提起過。

“後麵的資訊怎麼冇有了?”

蕭靳禦往下翻找,但是卻是一片空白。

唐征一臉為難,“能調查到的也隻有這些資訊,剩下的部分有人在刻意封鎖,追查不到。”

前半部分的資訊並不是那麼重要,重要的就是這些調查不到的。

這些可能就是桑年發生變化最關鍵的一部分。

“繼續調查,還有……她孩子的父親以及孩子的下落。”

唐征抿了抿唇瓣,試探性地說道:“蕭董,其實您有冇有覺得上次那個孩子就是……”

雖然現在冇有證據直接表明,但是那個孩子的長相和氣質,完全就是蕭靳禦的複刻版,要說是冇有點關係的話,那真的很難說服,可惜的是,關於那個孩子的訊息一無所獲。

“在冇有證據證明之前,這些都是猜測。”蕭靳禦語氣沉沉。

哪怕是親眼所見,但冇有血緣關係檢測之前,他都不會當真。-